求真心路积鸿雪,化作春泥沃撒播 刘丰名教授的学术人生

首页 > 情感婚姻 > 文章

求真心路积鸿雪,化作春泥沃撒播 刘丰名教授的学术人生

  刘丰名对学术研究一腔热情,但在学生眼中,老师有时候却有点不近人情。

  一次,刘丰名指导的一位学生毕业答辩,有评审老师从外地大老远飞过来参加,刘丰名只带客人在食堂吃最简单的餐饭。

不仅如此,刘丰名先吃完了饭,便说:你们慢慢吃,我先回去了。

让学生暗暗捏了一把汗。   去年,刘丰名因病住院,有学生去看望他。

简单几句寒暄过后,病床上的他便说:“你可以回去了。

”学生哭笑不得,想多陪陪老师,只好回答:“我在这里又不碍您的事……”  不过,学生们懂得,“先生爱弟子不溢于言表,而是深藏于心,践之于行”。   陈岚是为数不多的从本科起就接受刘丰名指导的学生。

多年前,她联系密歇根大学法学院做访问学者,需提交推荐信。 刘丰名几次将信函以电邮方式发给对方联系人,却由于对方邮箱故障,均被退回。   “申请时限将至,先生和师母着急得不得了,最后他们是想方设法通过电话与大洋彼岸联系上的。

”陈岚有些懊悔地说,“因我做事不周密,让先生为我担心,我心愧疚之极啊……”  刘丰名从1991年开始带博士研究生,“关门弟子”共有19人。 现在,这些学生大都在法学研究和法律实务领域工作,有的在银行、证券公司,不少成为行业的中坚。

  回顾一生,刘丰名最感欣慰的,就是学生们“都有自己的天地,各显身手”。   在不少学生的印象里,老师的指导是“不教而教”,点到即止,没有多余的话。

学生们明白,这是鼓励他们独立思考,大胆探索,从而促成学术上的百花齐放。   桃李不言,下自成蹊。   前不久,刘丰名的十多名博士生齐聚武汉,按照传统习俗庆贺恩师90寿诞。

大家精心准备了一个别出心裁的蛋糕——几本厚厚的着作之上,矗立着象征法律的天平。

  “先生70、80、90岁的时候,同学们都和老师团聚,回顾往日时光,聆听老师教诲,从老师身上体会学术精神、学术人格。 ”  学生王江凌说,先生在研究时坚持“不迷信、不盲从”,而是从实践和国情出发;学生李仁真说,先生身上最突出的就是敢为人先的创新精神和求真务实的学术态度;学生邢勇说,先生从不利用自己的学术影响为学生谋取半点好处……  青梅竹马的妻子陶才碧曾这样描述一心治学的丈夫:“他喜欢清清静静闭门读书,除了他视为子女的学生,不跟任何人交往。 ”刘丰名离休后也曾感怀:珞珈山“有城市的方便,无闹市的喧嚣,住在这里的确是有福了”。   如今,他按照自己的方式在家中静养,渐渐不再写文章,而是“把版面留给年轻人”,每天唯一的运动就是到楼下取报。

  80岁时,刘丰名曾写下《八十初度》:  七十九年随逝波,半生坎坷舛何多。

  求真心路积鸿雪,化作春泥沃撒播。

  学生共庆恩师90寿诞之际,刘丰名又赋诗一首《望九抒怀》赠予弟子——  居位不居为党谋,敢因衰老不分忧。   深觉祖国愈强盛,乐见和平形主流。

  发展创新成众志,清除腐败解民愁。   相期后辈超前辈,鲜艳红旗飘万秋。 (杨依军、俞俭)+1。